当前位置:首页 > 职工艺术 > 文学作品 >

付丽侠文学作品展示

来源:陕西省宝鸡市冯家山水库管理局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9-17 13:30:15    点击:

  
罚款
 
( 短篇小说 )



 

        王主任刚回单位挨上凳子,电话就叫了起来。他抓起趴着的话筒喂了一声,那头就喊:“领导,不好了,渠上打起来了。”
        王主任一愣,忙喊:“哪里?在哪里?为什么事?”
        “还能为什么事!那人在渠上下泵偷水,被我们逮住要罚款,就为这个!”电话那头的赵三说。
        “哦,先拉开他们,我就过来。”王主任说完放下电话,端起水瓶咕噜咕噜地灌了几口后,抓起草帽出了门。
        早上王主任安排几个小年轻去查渠,就说该回来了,原来又出问题了!这些愣头青,办事总是出岔子!关键时候还得他亲自出马。天热得能要人的命,太阳枳白的光射得人睁不开眼,知了狠狠地吸着树上的汁液,发出尖锐的狂叫。太阳底下,玉米耷拉着手臂,无力地站在地里摇摇晃晃,似乎在跟老天做着最后的挣扎。这天儿真是个大火炉!
        王主任系好草帽,骑上干蚂蚱,挂了档,脚使劲地蹬了下,干蚂蚱就呜呜呜地叫了起来,从尾巴处冒出一股青白色的浓烟,他调转过干蚂蚱的头,朝大门外突突突地绝尘而去。
        总干渠的水静静地流着,在太阳火辣辣的照耀下泛出青白色的光,温润如碧。水浇过的玉米地里,传出蛐蛐柔和的曲子,玉米也舒展着胳膊,很惬意地站立在太阳底下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,有几棵早熟的玉米还吐出红缨,来装点这一律的青纱帐。夏灌到了不得再耽搁的地步了!地里再有几日不见水,估计都要减产了!
        想到这里,王主任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,他想起小时候的事。
        那年,家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下锅,娘虚胖的身体从外面转了进来,两手空空地扶着门框坐下后,有气无力地对他说:“儿啊!这里没东西吃了,你逃命去吧!娘再也走不动了,娘不能拖累你。”他哇地一声哭了起来,这是他最害怕听到的话,娘伸出胳膊,想最后抱一下他。他爬了过去,紧紧地依偎在娘的怀中,仰望着娘的脸说:“娘,我不走,我不能离开娘。”娘的眼泪滴落在他的脸上,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。这时,他的脑海中划过一个场景,想起前几天在地里发现的老鼠窝,也许那里有可以吃的东西。他从娘的怀里跳了出来,喜悦地说:“娘,咱们有救啦!”
        他们娘儿俩在地里找到了那个老鼠窝,挖掘下去,果然发现了少量的小麦、玉米和发芽的红豆,随后他们又找了几个老鼠窝,收获了小半袋子粮食。那年,就是靠着这些粮食救了他娘儿俩的命。
        一季的收成,是老百姓一年的命根子呀!这样想着就看见几个人影在渠边晃动,王主任加大马力,不一会儿就到了他们跟前。
        赵三、张文正在给吴华递烟,吴华身上满是土,头上还粘着柴草,对面坐着的是邻村的杜牧理,也是一身的土,头上粘着草。王主任见了,问怎么回事?
        张文说:“我们几个查渠,看见他在渠里下了泵,把水抽到他家的地里了,就要没收水泵,并要罚款,他不但不愿交罚款,还不让我们拿泵,就这样干上了。”
        王主任又看杜牧理,杜牧理撇了一眼那几个就说:“款要罚,泵要收,这算怎么回事?”
        王主任回头看看那几个愣头青就说:“老杜,今年的玉米长势还不错!我天天从这里路过,还留心你的宝贝呢!”
        老杜的脸色缓和了一些,仍气哼哼地说:“还不错!都快要渴死了,眼看着水从旁边过,就是喝不上一口,你看急人不急人!”王主任看那片玉米地,玉米的叶子没了往年的黝黑发亮,它们静静地看着自己,似乎一大群干渴的人等着救命的水滴。
        王主任笑了笑说:“私底下搭泵是违规的,违规就要罚款。”
        杜牧理脸上的肌肉又硬了起来,他大声地说:“不要拿罚款吓唬人!谁怕罚款呀!你问问你们的人是怎样来罚款的。”
        王主任听了回头又看那几个愣头青,说:“他们年轻,不懂事,你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呀!”
        “人家都可是国家工作人员,能跟我一般见识吗?你问问你们那个小伙子,他是怎么喊我来着!”杜牧理情绪又激动了起来,手还朝那几个愣头青指了指。
        王主任回头严厉地问:“怎么回事?”那几个愣头青互相看了几眼都低下了头不敢说话。
        王主任又看杜牧理,杜牧理指着吴华大声地说:“你刚才那张狂劲到哪里去了?现在怎么不说话了?”他又看向王主任说:“罚款就罚款嘛,我能浇的起地,就能掏的起钱,可你们这个小伙怎么个态度!他朝我招招手说‘老汉,过来!’我老汉是他叫的吗?我老汉这么大年纪了就是他这样呼喊的吗?”
        王主任明白了,他瞪了吴华一眼,就说:“快向老杜道歉!”
        吴华低着头乖乖地走了过来,说:“老杜,我工作方法不对,不该那些说。”
        杜牧理脸上的肌肉又松软了起来,他咧了咧嘴说:“没啥,我跟你爸的年龄差不多,我还认识你的岳父呢!”吴华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,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。
        “这样吧!款就不罚了,估摸着交点钱,以后搭泵可得提前说一声呀!”王主任严肃地说;
        杜牧理交了钱,看了看地上的水泵问:“水泵也要没收吗?”王主任笑了笑说:“现在测量一下泵口,记录一下时间,这种情况得按制度办。”
        杜牧理抹出一支烟递给王主任说:“烟不好,别嫌弃!”
        一丝风吹过,玉米地里传出一片哗啦的响声,似乎在鼓掌,似乎在欢呼。













作品名称:罚    款
作       者:
付丽侠
工作单位:陕西省宝鸡市冯家山水库管理局


 
上一篇:李云峰文学作品展示
下一篇:魏巧洁文学作品展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