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职工艺术 > 文学作品 >

街头巷尾遇师者

来源:陕西监狱罪犯职业技能教育监督管理所 杨筱英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5-19 07:33:03    点击:


   娇艳的花儿美,漂亮的容颜美,宜人的景色美。然而,时间久了,花儿会枯萎,容颜会衰老,景色看多会视觉疲劳。但一个人坚韧不拔,积极向上的品格,永远不会过时。

  在小城里住久了,许多陌生的面孔慢慢变得熟识,众多的面孔中,有三个人,只要看见或者想起他们,便有一股敬意在心中流淌。

  每次经过光明巷,我都本能的朝路边的公厕旁多望一眼。因为这里有独特之处,公厕里外花草装点,干净程度令小城的其它公厕望尘莫及,看厕者不把看厕当成工作,而是当成事业。看厕者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头,傍晚时分,只要天气尚可,公厕门口的台阶上就会放着一台不大的音响,音响里有时是轻柔舒缓的曲子,有时是活力四射的DJ舞曲。这时候,定会看见老头在跳舞。有一段时间,附近小区的几位老太太跟着老头跳,但没人坚持下来。老人开始时独舞,现在依然独舞,他舞的酣畅淋漓,舞的恣意潇洒,舞的逍遥自在。咦?跳舞本是高雅的娱乐活动,怎么这看厕的老头……路人的眼神中写满了不解。谁说我就不能跳呢?工作普通,步入花甲,但我一样要享受生活的乐趣!老人调侃。老人的儿子因抢劫判刑入狱,儿媳改嫁,他与老伴带着小孙子一起生活。老人说,生活已经给我放了一支冷枪,我再向它缴械投降,那还怎么活下去。

   一次家里的洗衣机罢工,不能正常使用。朋友说东街有家残疾人开的电器修理铺,师傅技术不错。打电话请师傅上门维修,门铃响了,开门看见一个只有七八岁孩子身高的小伙,背着工具包,他身后跟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。可能是他的徒弟吧,我猜想。我拿出洗衣机的电路图,他说不用图纸,一看机子就能找出问题。女孩给他打下手,不大多会,洗衣机修好了。闲聊中得知,年轻漂亮的女孩不仅是他的徒弟,还是他的娇妻,他们可爱健康的女儿已经三岁了。天生的侏儒症曾使他痛苦不堪,只觉得老天不公平,然而静下心来细想,与其怨天尤人,还不如学门技术养活自己。他的勤恳善良打动了女孩的芳心,也为自己赢得了甜蜜的爱情。付修理费时他说30元,我给了50元不让找零,几经推辞,他还是把钱找了。我知道,对于他,同情是多余的。挥手告别,他的形象在我心中愈来愈高大。

  在我上下班的路上,要经过一家书店。店主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,无论遇到谁,买不买书,她都笑脸相迎。她的形象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,虽是普通的衣着,却让人赏心悦目。有时候,看见她上小学的儿子在店里写作业,她便抽空辅导孩子学习。这位端庄娴静的女子,谁会想到她以前遭遇了怎样的劫难。丈夫生前在一家煤矿上班,一次矿难中撇下她和年幼的儿子,永远的离开了。天塌了,她该怎么办?望着儿子稚嫩的脸蛋,更为了儿子,她唯有打起精神。拿着丈夫的一部分抚恤金,她开了这家书店。不久,在他人的撮合下,另一位男子走进了他们母子的生活,不曾想,这男子骗走了剩余的抚恤金后便人间蒸发了。哭干了眼泪后,她说,只要儿子在,希望就在。 

  小城中的这三个人,不惊天,不动地,都是平凡普通的劳动者,以自身的行动书写着更为辽阔的人生舞台。他们心怀希望的种子,这种子,因着辛勤的耕耘,结出了坚强的果实。他们也使我坚信,明天,一定会是艳阳天! 




 





Tags: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编辑 /徐 峰      审核 /惠小峰 


上一篇:槐花飘香季
下一篇:话 碗